〔自序〕 

  這篇文章,其實已寫完將近一年。

 不曉得在堅持什麼,我就是想要為這篇文畫張圖才要放到網路上,但一直沒靈感,又或者該說畫不出我心目中筱儒開朗的笑容,所以也一直把文擱著。最近覺得這樣放下去也不是辦法,還是先發表出來吧,圖再補囉。

 太久沒寫文章,我的寫筆變鈍許多。一下筆,又生又澀,不成熟的行文,讓我邊寫邊懊惱著。不過,這幾年腦海裡太多思緒,殘留的心神,沒什麼氣力再去大修這篇文章。

 而且,這當初也只是一個想寫的念頭,就寫了,並把它當成太久沒寫文章的暖身文在寫,那些諸如贅字太多、不合理、不順暢之處,或許現在的我能寫的程度也只有這樣,所以稍稍潤一下稿後,其他的缺點便決定把它們忽略了。

 還有,篇名取得有點爛,還請多包涵。(我發現我很不會取篇名啊,有沒有人可以提供我好篇名呢?)

 最後,第一次在部落格上發表小說,不慎成熟,還請各位多多指教!(鞠躬)

 

~談海 201006

 

 

§正文開始§

 

 「耶!祝妳生日快樂!」       

 「哈哈,又老一歲了啦!」

 「壽星大人,最大塊的是妳的唷!」

 「你們的慶生會……」

 小會議室裡,忽然切入與氣氛不符的幾個字語,音量適中、語氣輕淡,卻足以平靜一室嘈雜。

 「我不能參加嗎?」關世棋雙手交叉斜倚門邊,唇角微揚,讓現場愛慕他的女性都看呆了。

 「行……」正當壽星小萍陶陶然地軟綿綿開口,卻馬上被一更堅定的語音掩蓋。

 「不行,經理級以上勿進!」一隻扠腰小母雞健步擋到門口,瞇眼宣告。

 他挑眉,看著這位平常笑口常開、現在卻一副凶巴巴的大女孩。

 「妳,是壽星嗎?」

 什麼話?!眼睛沒問題的人都看得出蛋糕前戴著繽紛紙帽的小萍是壽星。

 「不是。」她眼底閃過一絲懊惱,肩膀垮下一點——可惡,壽星最大!

 「關經理請進!」小萍像蝴蝶般飛入兩人間打圓場,聲音輕快愉悅,「筱儒沒關係啦,偶爾破例沒關係啦!」什麼沒關係而已,她根本樂暈了!噢噢,這真是她今天收到最好的生日禮物啊!

 「謝謝可愛的壽星邀請,我就不客氣地與大家同樂囉。」長腳一邁走入會議室,眼睛餘光掃到她略帶不平的眼神,他掛在嘴邊的笑容,不禁加深了點。

 

 原本比較少留在公司,在公司時也都極為忙碌的關世棋,認真積極的工作態度和性格的外型雖迷倒不少女性,但大抵一直給下屬們有距離感。一直到今天,才讓大多數的人發現他親切的一面。

 與同事一邊談笑的空檔,他偶爾瞥了下柯筱儒,有一次,看到和同事和樂融融的她,在低頭扠一口蛋糕放進嘴裡時,帶著複雜的眼神偷瞄著他,並在兩人視線相交時像做壞事被抓到一般迅速躲開。

 這真教他不禁好奇揣測,那眼神與那動作背後的涵義。

 其實,他注意到柯筱儒有一陣子了。

 一年半前剛升上行銷經理,三天兩頭出國開發新的藥品來源,一兩個月不在公司根本是家常便飯,直到半年前,留在台灣處理與國外廠商合作的細項事宜,與導入新的行銷方式,他才發現公司不知何時出現一個笑聲清朗的女孩。

 有她的地方,笑聲不斷,笑得一點都不優雅,但開心的那麼純粹。她在他心裡,留下深深的印象。

 她其實不算美女,但認真打扮也會讓人眼睛一亮的。要不是公司裡單身男女為數不多,大概也剛好不是她的菜,否則早該名花有主。

 因此,他決定主動出擊,畢竟他也老大不小了。

 只是他從沒揣測過她是否也喜歡他,現在發現似乎有這個可能性,讓他剛剛被客戶盧半天的煩悶一掃而空,心情如同外頭的天空一樣晴朗。

 

          *     *     *

 

 柯筱儒懊惱不已。

 外語出身的她,說起英文是公司數一數二的流暢,加上自專科便時常參與團體活動,交際手腕雖非大老闆、經理人那般圓滑,卻也讓許多同年齡同事望塵莫及了。

 可是談起感情,她根本是幼幼班程度!碰到喜歡的人就不知該用怎樣的表情面對,只端出一副恰查某的嘴臉!

 明明她是第一次和關經理這麼近說話,結果後來他和別人談笑地那麼融洽,她卻只能乾瞪眼。

 唉唷唉唷唉唷……

 什麼規定嘛……人家小萍也懂得規定偶爾也有破例的,怎麼她的腦袋這會兒變這麼硬呢?

 唉唷唉唷唉唷唉唷唉唷……

 坐在廁所馬桶上,她抱頭怨嘆。

 為自己和關經理第一次的近距離接觸怨嘆,為自己不成熟的態度怨嘆。

 

-- 待續 --

創作者介紹

談海。戀文字

談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