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雅君,我沒看到我的便當。」

 才嚥下第三口飯,柯筱儒聽到身後的問話——關經理?

 她偷偷回頭低瞥,這迷人的聲音她的確沒錯認。可他怎麼會出現在餐廳?他不是一向都外出用餐嗎?

 「咦?我剛才清點時數量是對的啊,有人吃錯了嗎?」雅君快步走到便當邊,檢視著剩下的便當。

 「哈哈,關仔,你那麼久沒留在公司吃飯了,重回這邊就找不到便當啊!」也難得留公司用餐的業務部張經理塞了滿口飯,還一邊幸災樂禍。

 「明成,搞不好是你偷吃了我的便當。」關世棋挑眉笑說。

 「筱儒……」

 筱儒看雅君掀了大家的便當一輪後回到她面前,一邊看著她的便當蓋、一邊看著手中的紙條皺眉頭,然後一副很沉重的樣子,拍拍她肩膀說:「妳吃錯便當了……」

 吃錯……便當?!

 柯筱儒一口醃漬小黃瓜咬到一半,不知該吞下去還是怎麼辦,唯一能做的只有瞪大雙眼。不吞下去能怎麼著?她只好三兩口隨意嚼一嚼,努力控制自己音量地小聲叫:「怎麼會?」

 「就是會,我幫妳訂小的,妳卻吃了人家的大的。」發現筱儒雙頰微微泛紅,雅君掩嘴笑了起來。

 「沒關係,我就吃這個小的就好。」關世棋順手接過雅君拿在手上興師問罪的小盒便當。

 「咦?關經理你這樣吃得飽嗎?」雅君雖是在問關世棋,眼睛卻不斷飄向筱儒。

 可惡的雅君,給我記住,我已經很愧疚了,不要再一直看我啦!——筱儒感受到不懷好意的視線,心裡不斷os尖叫。

 「偶爾吃一餐少一點有益身體健康。」對於兩個女人間奇妙的火花,關世棋覺得有趣極了。他中斷的辦公室生活實在太久了,都快忘了同事間的相處有多麼能調劑生活。

 「那我待會退你十五塊。」饒了妳!雅君拋給筱儒一個眼神後,轉向關世棋。

 「不用了,就當我請筱儒的就好。」

 

 在關世棋的解圍後,仍然尷尬無比的筱儒,第一次感到這麼食不下嚥。她一邊戳著便當盒裡的食物,一邊偷瞄張經理聊得熱絡的關世棋。心裡不停碎碎唸著。

 筱儒?叫得這麼親密……他們感情有這麼好嗎?雖然她不排斥啦……但他還請她吃飯耶!雖然只有十五塊啦……

          *     *     *

 「關經理,你喝咖啡嗎?」

 關世棋抬頭看不知什麼時候悄悄出現在他辦公桌邊的柯筱儒。

 「那個……我上星期不小心吃了你的便當,很抱歉。」她從手中的小紙袋拿出三包銀色小包裝,「這一點點心意向你賠罪。」表情很認真。

 「賠罪?」不用這樣慎重吧?「那也不是什麼多嚴重的過錯。」

 雖這麼說,他修長的手指輕托下包,另一隻手還是拿起一包細看。滴露式咖啡?非常好,令人難以抗拒的小禮物。

 「這是我出去逛街時買的,覺得挺好喝的,不曉得你喜不喜歡?不過這是黑咖啡,我那邊有糖包和奶球,關經理有沒有需要?」小心地斟酌每一個字,筱儒決定第二次近距離接觸不要又搞砸了。

 「謝謝妳。」關世棋決定收下這份賠禮,不過心中另有打算,「我剛好喜歡喝咖啡,而且喜歡黑咖啡。」

 

 剛好喜歡?有這麼剛好的?

 才講完這句話,他不禁開始質疑剛剛說話的到底是不是自己。什麼年紀了,竟然說出這種沒營養的話來?

 

 剛好喜歡耶,關世棋的這句話,讓柯筱儒忍不住滿心的雀躍。

 呵呵呵,剛好喜歡耶!

          *     *     *

 「筱儒。」

 「嗯?」正要走上樓的柯筱儒,被叫住腳步。

 「謝謝妳的咖啡,很好喝。」關世棋把打開的玻璃門關上,走近筱儒笑道。

 「不用客氣啦,很高興你也喜歡。」呼,還好,很擔心關經理會覺得難喝呢!

 「妳也喜歡喝咖啡?」

 「誰能抵抗它迷人的氣味?」放下心的筱儒,俏皮地說。

 「我這邊有兩張咖啡券,這家的咖啡很好喝,你有機會可以去試試看。」關世棋笑著遞給筱儒兩張券,「它的餐點也不錯,我常在那邊用早餐。」

 

 常在那邊用早餐……

 她看著轉入辦公室的背影,眼神迷濛——這句話是個暗示嗎?暗示她可以去找他一起吃早餐?而他又怎麼會把兩張咖啡券隨身帶在身上……?

 甩了下頭阻止自己的胡思亂想,柯筱儒不知道該崇拜自己的想像力,還是無奈自己的花痴。

 

-- 待續 --

創作者介紹

談海。戀文字

談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