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然碰到面了。

 幾乎每天早上到咖啡廳報到的關世棋,在給筱儒咖啡券時,其實是抱了點守株待兔的心態。

 只是他沒想到,這隻兔子要讓他等了將近半個月。

 「筱儒。」柯筱儒身後的門關起來,才剛停止擺動,關世棋便開口喚道。

 「關經理?!」雖然在關世棋拿咖啡券給她時,她的確是抱有期待的,不過最後還是當作自己想太多,沒想到還真能碰到面!

 「早啊,要不要一起用餐?」他比著同桌的空位。

 「好呀,謝謝!」

 關世棋看她輕巧拉開椅子,表情開心地坐下。有這麼開心嗎?還是他的錯覺?他怎麼覺得她的一舉一動都帶著雀躍。

 「關經理你每天都來這邊吃早餐喔?」

 「幾乎。」他揮揮手,示意店員拿一份MENU過來。

 「現在不是上班時間,叫我世棋就好了。我們年紀差不多,一直叫經理,我覺得自己都被叫老了。」他笑著把MENU遞給她。

 大概是這句令她又驚又喜的話,也或許是他的笑容太誘惑人,柯筱儒感覺自己臉頰微微地發燙著,趕緊把頭埋入MENU裡研究菜色。

 「妳有特別喜歡吃的東西嗎?」

 她從MENU上露出一雙眼,「呃……」要怎麼回答呢?說自己不吃的東西很少,會不會感覺她很愛吃?

 「還是要我幫你介紹?這裡的菜也沒有很多道,我幾乎都吃過了。」把臉藏在後面,他就不會發現她臉紅了嗎?傻女孩,她與眼差不多高的耳朵上緣也泛著淡淡紅暈,呵呵,真像隻把頭埋在土裡的駝鳥啊!

 「嗯……」又是一無意義的拉長音,她的眼睛在菜單後轉了轉,一下看菜單、一下又瞄瞄關世棋吃一半的餐盤。

 等到她覺得臉部的熱度稍降後,她才放下MENU

 「關……呃……世棋……」看到他挑起一邊的眉毛,她連忙改口——叫習慣了,一時還真難改啊!「你的這一盤是什麼?」

 「英式火腿早餐。」他手指伸到她面前的菜單,指著攤開頁面的第三行,「每一份早餐都附飲料,有咖啡、紅茶和果汁,也可以補差價點後面的飲料。」

 「唔……」她輕咬下唇,開始煩惱,「感覺每一樣都蠻好吃的……」

 「妳可以挑一個比較喜歡的,改天有機會再來吃其他的。」看她認真煩惱的表情,他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 「那……來份美式漢堡吧!」她下定決心地抬頭說,卻看到關世棋瞅著她笑,不禁又迅速低下頭研究菜單,「飲料……來杯熱焦糖瑪奇朵。」

 語音,變得小小聲。

 臉皮真是薄啊!饒了她吧。他想,於是轉頭向經過的服務生點餐。

 

 接下來離開咖啡店往公司前的半個多小時,他不再戲弄她,兩人輕鬆地話家常。

 原來,她是生長在風景秀麗的台東姑娘;原來,他這個看似斯文的經理每個星期都會到藍球場去飆汗……

 好多好多的原來,慢慢在接下來的好多好多半小時補足……

          *     *     *

 「筱儒。」

 「嗯?」剛裝完水,柯筱儒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

 「妳最近……好像跟關經理關係變好了喔?」還有點好過頭,關經理外出都會幫她帶飲料。

 「唔!」為了不讓水噴了面前的同事陳玫文一身,她好多水嗆到氣管裡,「咳咳咳咳咳……」氣差點順不上來。

 有鬼……

 玫文瞇起眼睛,看著眼前的好友嗆咳得臉都紅了。這莫非是心虛的表現?

 「玫玫……咳咳咳……妳不要在人家喝水……咳咳……時問這麼刺激的問題……」柯筱儒拍著胸口,斷斷續續地說。

 「沒關係沒關係,雖然關經理不是什麼大帥哥花美男,不過俗話說的好,認真的男人最帥氣、加上也算有型啦,公司裡一些結了婚的年輕太太們看到他都還會看呆了,何況是單身的妳呢?」玫文一面幫柯筱儒輕拍背部,一面「安慰」著她。

 「妳是在損我還是在安慰我?」柯筱儒挑起一邊的眉毛,用泛著淚光的眼瞪人一點都沒有殺傷力。

 陳玫文聳聳肩,笑地曖昧。

 「有何不可呢?」玫文撕開手中的咖啡包裝,倒入杯中,沖入熱水。「男未婚女未嫁,又都沒有男女朋友,有什麼好避諱的?」

 「唉,我不想變女性公敵……」筱儒放下杯子,不想瞞著公司裡唯一的好友。

 「本人倒挺看好的,這本來就是你情我願的事情,唉唷別擔心啦,公司裡喜歡關經理的大部分都是純欣賞的啦,嘛都死會了,怕什麼變成女性公敵!」玫文倒覺得筱儒想太多了,「而且……關經理看來也對你有意思。」

 有意思嗎?他真的對她有意思嗎?連玫文都這麼認為?

          *     *     *

 原來緣分這兩字,不是說說而已。

 關世棋看著前方吸著飲料,站在書店櫥窗前的筱儒,第一次體會到緣分的奇妙上次咖啡店的相遇,是他的預謀,也才能讓他們之後多次在咖啡店一同渡過美好的早晨,但這次在這書店前的巧遇,他不知道除了緣分兩個字還能做何解釋。

 竟然有緣又有份,是該說明白了吧?他想,他們這樣年紀的人,不該再這般搞曖昧了,是該說明白才對。

 嘴角第一次這般無法節制地上揚,他邁開步伐,走向他的春天。

 「筱儒!」

 柯筱儒帶著疑惑的眼神轉頭。

 「世棋?!」怎麼會在這邊遇到他?雖然知道他也很愛逛書店,不過這個城市的書店那麼多,竟然有這種巧遇的機會!不過……她怎麼覺得他笑得怪怪的?

 「一個人出來逛街?」

 「嗯,本來和我約的朋友臨時沒空,我就一個人到處逛逛。」

 「那……還是要和我約會?」

 「噗——」一邊吸著飲料一邊說話的筱儒,噴了半口飲料出來。

 關世棋側身一閃。幸好他反應快!

 「啊!對不起對不起……」為什麼最近都有這麼刺激的問題!?「世棋你有噴到嗎?」她帶著無限歉意,前後審視著關世棋的衣服。

 「沒關係,連最後一滴我都閃過去了。」他笑,不是很在意。原來筱儒對於這種刺激性的話題反應這麼大?嗯……再來點更刺激的好了,下帖猛藥!

 「其實,妳喜歡我吧!」在她恰巧抬起頭時,他開口說。

 「我不談辦公室戀情!」這句話來的突然,柯筱儒竟還能回得迅速,卻不敢對上他的眼,眼神飄到一邊的櫥窗,回應不給正面答案。

 這算承認的另一種形式嗎?他忍不住笑開,喉間滾落低沉笑音。

 這足以讓她回眼,驚訝。他給人的感覺一向專業有禮,雖總是笑意不離,卻從不曾笑得這般真性情。

 他是……在笑她嗎?

 驀地領悟自己話語衍伸出去的涵義,她懊惱地抿起嘴唇。

 「那妳的言下之意,是說我想跟妳交往的話,必須再幫妳找新的工作或我離開公司嗎?」

 這這……這算是告白嗎?筱儒瞠目結舌。

 半晌,她才找回自己的聲音,「這樣……不會太快了嗎?」

 「什麼太快?」

 「感覺我們真正熟稔好像沒多久……

 「不然,怎樣才不會太快?」看著她困惑的表情,他笑。這女孩,實在有趣極了。

 「不然,就從看電影開始吧!」以後的事,以後再煩惱了。

 柯筱儒眼珠轉了轉,漾開笑容。

 好吧,就從看電影開始吧!

 

§全文終§

創作者介紹

談海。戀文字

談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